“平价午餐”暴增,CBD打工人终于盼到了

新周刊
2024.02.07
在预算充足时,人们尚且可以对“贵饭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随着性价比年代的到来,这些“贵饭”也只会转过头来被更加严苛的眼光看待。

文:朝天椒

来源:新周刊(ID:new-weekly)


”只求吃饱,也要40-50块。”


2023年初,博主@好叫好伐在上海新天地附近,做了一次关于打工人日常午餐支出的街头采访。几乎接受采访的每一位路人都表示,一顿午饭的花销在40元上下。如果想吃得更健康些,那预算就逼近百元,“比如gaga一份轻食沙拉至少要六七十,再加个饮料,就差不多快一百了”。


午餐膨胀,在一线都市不是新话题。大概许多CBD打工人都有过相似的体会,这几年眼睁睁看着公司附近的外卖越来越贵,即便曾经是平民美食代表的麻辣烫,如今一份也要三十多块。打工人吃来吃去,发现最稳定平价的工作餐,竟然是童年时吃一次高兴好几天的“麦门”。


不过,在人们钱袋子越捂越紧的当下,曾经的贵价午餐也喜迎背刺。


前段时间,永辉超市因为开了一家号称能“15元吃饱”的食堂而冲上热搜。除了永辉食堂走红外,近一年,米村拌饭以24元一份、无限续饭的强势价格冲出东北走向全国,“沙县西餐”萨莉亚2023年营业利润增长17倍,主打性价比的南城香、塔斯汀纷纷成为打工人最爱的饭堂。


米村拌饭已经在全国开了1000+门店。(图 / 米村拌饭官方账号)


一个很明显的趋势是,被高价午餐绑架许久的打工人,终于开始在午餐上“降本增效”了。


01

人在CBD,被午饭物价吓晕


据《消费者消费中式快餐行为偏好》数据,白领上班族在整个中式快餐消费人群的比例高达46%。


然而,在前几年CBD商圈午餐膨胀的大潮下,中式快餐也没能免俗。


以快餐界网红老乡鸡为例,老乡鸡大部分门店开在写字楼商圈,曾是打工人的快乐食堂。但这两年,关于老乡鸡变贵的吐槽越来越多。


“老乡吃不起老乡鸡”,一小碗番茄炒蛋9元,一碗鸡汤16元,只是简单点一素一汤一饭,价格就接近30元。


在被老乡鸡的价格震撼过之后,一位消费者发帖吐槽“老乡鸡也不把人当老乡啊”。


很难用实惠来形容的价格。(小红书网友 @不是没有不知道)


线下如此,线上也不见得更便宜。


即便和同事拼单点外卖,价格也不一定划算多少。一位上海的小红书网友发文表示,和同事拼单点外卖,两荤两素的小碗菜再加上两份米饭,一共花了115元,人均57.5元。


在网友吐槽午餐物价的帖子下,有三线城市的用户留言表示,“不知道这个物价在上海算不算贵,但是在我们这算抢劫”。


就算是曾平易近人的张亮和杨国福,这两年也频频背上“麻辣烫刺客”的名号。有网友表示,不仅菜品单价逐渐变高,连汤料和小料都开始收费。哪怕算上最后的满减红包,一份麻辣烫的总价也变贵了。


只点了小料和汤底就已经要13.88元。( 图 / 小红书用户@一坨小仙娜)


总而言之,虽然打工人这两年工资和存款都没见涨,倒是恩格尔系数一路翻红屡创新高。


越来越贵的价格与越来越激昂的吐槽相得益彰,第一批不愿被绑架的打工人开始用脚投票。


譬如,曾被称作“早餐爱马仕”的桃园眷村屡屡传出倒闭的消息,今年,这家曾经营业额超过6600万的早餐店关闭深圳门店,正式退出广东市场。


另一个因高价被打工人抛弃的典型例子,则是舶来的味千拉面和赛百味,味千拉面在巅峰期曾经提出“千店计划”,如今已关掉了几百家店,离巅峰期已经越来越远,更不用奢望“千店”;而曾经的快餐巨头赛百味,也已经被基金公司所收购。


曾经的中产符号赛百味。(图 / 官网)


在预算充足时,人们尚且可以对“贵饭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随着性价比年代的到来,这些“贵饭”也只会转过头来被更加严苛的眼光看待。


更何况,“贵饭”可不只是贵,其往往有三宗罪:一是贵,二是难吃,三是又贵又难吃。


比如屡屡因为贵而被诟病的连锁拉面品牌们。以前家楼下的兰州拉面一碗毛细价格15元,披上了连锁、高端的外衣后,商圈里一份新式兰州拉面要卖到28元。不仅如此,每一家连锁的味道也大差不差,很难不怀疑其实最终吃到肚子里的,可能都是同一家工厂出来的货品。


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的调研表明:头部连锁餐饮企业的预制菜占比极高,一些日式快餐品牌,预制餐食比例甚至达到100%。


花大几十的价格吃加热料理包,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像大冤种。


02
一线打工人,
终于有自己的东北盒饭


与“不灵”的贵价饭相对的是,从去年开始,平价午餐开始在一线市场崛起。把餐标成功从50元砍到25元甚至15元的年轻人,终于抠成了父母曾经希望的样子。


曾经被称作“县城汉堡”的塔斯汀悄悄杀进北京,一开业就成了“快餐小吃热门排行榜第一名”;如乡村基这类主打“性价比”的品牌,则挤满了CBD的打工人,在北上广闷声发财。


在社交媒体上,不少一线都市打工人,开始分享如何在CBD中寻找午餐的价格洼地。一位广州的消费者,将连锁快餐品牌大家乐的套餐戏称为“挂壁餐”,意为这些被挂在点餐板上的套菜,才是打工人的贫民优选。


图片

一份套餐价格基本不会超过25元。( 图 /小红书 @西柚又饿了)


有网友买了12888元的酒店自助餐年卡,在社交媒体上直播自己每天在“五星级食堂”的午餐。年卡价格乍看是天价,但仔细一算,就算每天只吃一顿午餐,均价也不过35元。


图片

(图 / 软件截图)


但这些招数毕竟只是少数人能够选择的方式。更多的人,开始在CBD寻找平价食堂。


一大批餐饮品牌,也顺应年轻人降低餐标的趋势,开始卷起了平价。


《2023中国中式餐饮白皮书》显示,2023年几乎所有的快餐品类都在降价。


麦当劳有穷鬼套餐,汉堡王有周三国王日,肯德基有疯狂星期四,华莱士周五买一送一。餐饮品牌的折扣排期,从不撞档。


譬如,去年5月,西少爷宣布经典套餐普降10元以上,回归“20元时代”,甚至直接将“降价了”印在品牌的商标上。而在降价之前,西少爷是“贵价肉夹馍”的代表,将肉夹馍+胡辣汤卖到了35元。


除了南城香、乡村基、老娘舅等主打极致性价比的中式快餐之外,你会发现,能在一线市场的社交媒体中快速蹿红的餐饮品牌,总跟“便宜”脱不了太大的干系。


比如最近在北京打工人之中成为网红的快餐品牌超意兴,已经实地探访过的美食博主用了一个颇为耸动的标题——“来北京屠杀一众快餐店”。


图片

人均14元的超意兴。( 图 / 小红书网友@我叫高羽祈)


原因无他,低价就是最快的刀。一碗米饭,一块把子肉,再加两个菜和免费的玉米糊糊,这一套只要20元,据媒体报道,超意兴每份10元快餐的纯利润只有7毛钱。


穷鬼套餐已经不是某个餐饮品牌偶然为之的营销活动,而是不得不跟上的消费趋势。南城香创始人汪国玉在接受《每日人物》采访时,曾表示“顾客一顿饭的预算是30元,哪怕只贵一块钱,生意就会丢掉一大半”。


这也是餐饮品牌为了争夺生意,而不得不卷平价的原因。


这番价格大战,不禁让人回想起去年火得一塌糊涂的东北——除了冰雪之外,东北去年最出圈的一大卖点就是其“物价”。


比冻梨和尔滨更早火起来的,是东北街头15-20元一份的自选盒饭。十几块的价格,菜品任点,还都是新鲜热乎的大锅饭。先别管味道怎么样,但这个价格总归是让人梦回大学食堂。


在众多美食博主探店东北盒饭的视频下方,大量一线打工人嘴角流出羡慕的眼泪,“这物价,北上广想都不敢想”。


这类自选盒饭,过去最大的客户群体是那些常在外跑车的出租车司机。天寒地冻的天气,要的就是一盒热乎乎的碳水加脂肪,这样才能给人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。吃完一盒,踩起油门都更有劲了。


这恰如汪国玉所说,“中国人做低价餐饮,不是现在才开始的,一直就在做低价”。便宜、无负担且管饱的“东北盒饭”,才该是一顿普通午餐本来的模样。

创博会2024 食品创新交流群

好文章,需要你的鼓励

新周刊
回顶部
评论
最新评论
这里空空如也,期待你的发声!
微信公众号
Foodaily每日食品
扫码关注Foodaily每日食品公众号
微信分享
打开微信扫一扫分享当前页面